jpeg!600x600

有時候害怕兩個人在一起,因為其中一個人終究會被另一個人遺忘。
其實我們從來沒有被人遺忘,就像我們從來沒有遺忘他人一樣。

那是一個夏天,那是一個單單屬於2006年夏天的故事。

Boy:
又是一個悶熱的夏天。我趴在桌子上望著黑板發呆,黑板上寫滿了上節課留下的板書。低頭是一張試卷,還殘留著油墨的淡淡香氣。我努力的提起精神,玩弄著手中的筆,輕輕歎了一口氣。試卷已經寫完了,環視四周,好象沒有人像我那樣無所事事吧。輕浮的笑笑,呵,今年我該畢業了吧?!

Girl:
2006年即將發生很多事:畢業會考、畢業、最後一次集體活動、本命年的生日......我發現我這個位子其實很好,德善健髮好唔好?抬頭,左邊是蔚藍的一片天,偶爾有幾只鳥兒飛過。右邊是一排年輕的植物,風一過,便嘩啦啦的劃出一道孤獨的弧線。對了,那邊還有天主教堂的十字架,還有那個永不停息的鐘。在2班的教室裏,這意味著,我可以安靜的屏息潛伏於習題深深的海裏。

Boy:
桌上一張卷子,英語的,才六十幾分。老師 已經不止一次語重心長的告誡我了,無奈,將卷子胡亂的塞進抽屜,算了,這輩子注定我是個英語盲吧。長期以來我對分數已經麻木了。特別是英語成績。那注定是我永遠跨不過的一道坎吧。

Girl:
桌上一張卷子,英語的,滿分。周圍是同學羨慕的目光和陣陣稱贊聲。我已經習慣了。我只是一遍又一遍的笑,其實他們不知道,正因為他們如此看好我,當我是不敗的神話,他們沒想過,我也有壓力的,我也會不開心的,是人,就一定會這樣。

Boy:
一直摸不透自己想幹什麼,我想我追求的不只是榮譽。其實我也想自由的奔跑啊!如果可以選擇自己的命運,我會選擇拼搏到底。我不信,我會輸,我不想輸,因為我不想哭。我也不會允許自己輸掉那個夏天。也永遠不會原諒自己。聽好了,永遠。

Girl:
身邊不缺乏開朗的朋友,可真正理會我感受的沒有幾個,每次都是她們在發表自己的長篇大論,當我想說說自己的感受時,總是不適時的打斷,所以,每次都只有她們說話的機會,而我,只是靜靜地聽著。對比這些,我還是比較欣賞男生的性格,起碼,他們會聽我說話,給予我意見,盡管有沒有聽進去。無數次聽“誰人曾照顧過我的感受.....”我想,恐怕只有文字才能表達我的情感吧。

Boy:
“秋天快來了”她突然說。“是啊”我說。一邊收起桌面的書。然後彼此沉默。我很想問她,但是看見她安然的表情,又覺得知不知道答案也是無所謂的。
秋天快來了,我們快要說再見了鑽石能量水 騙局

Girl:
入學摸底考成績排名出來前,許多人都在安慰我,可我偏偏是一個對自己很沒有信心的人,又偏偏是追求完美的人。看著他們為打聽排名情況奔波的身影時,突然覺得,友誼的力量真的很偉大。
寫字寫得手酸的時候,抬頭,還是可以看到一個男生看著外邊的天空發呆。回過神,前面坐的是一個很乖巧的女生。他,已在Y班了。

某天看到如此一段話:
旅途中,嶄新的氣球飛走了,回家的鑰匙也不知丟在哪兒了,孩子蹲在角落裏等待,可是等待的人卻沒有來。這都不能不說是悲哀的事,可是因為看見前方誰飛揚驕傲的眉與堅強的眼淚,也終於願意相信幸福的可能。所以,不管最後誰到達了,誰沒有,也終於有了銘記的證據。

將它抄在一個新的筆記本上,想送給他,但是終究沒有。撕下寫有東西的那一頁,折成紙飛機。算了,過去的,就讓它隨風去吧,有些東西,深埋在心底就好。